钱柜官方网站手机版 >国际 >旧金山要开全美首家合法毒品注射站 帮瘾君子打针!加州越来越"自由" 华人家长更愁了 ... >

旧金山要开全美首家合法毒品注射站 帮瘾君子打针!加州越来越"自由" 华人家长更愁了 ...

2019-10-01 05:24:09 来源:工人日报

  

旧金山毒品泛滥,已不是骇人听闻的事实。据统计该市有大约2万2500个毒瘾人员,大街上随意可见丢弃在马路上的吸毒针头。近日旧金山再次因为一项新的决议通过引起公众注意,也令华裔社区家长感到担忧。

合法注射毒品

旧金山公共卫生部上周三全体通过了一项决议,支持开放两个安全注射站,以便提供安全卫生场所,让毒品注射人员在受过培训的医疗人员监督下注射毒品。

简单来说就是在旧金山,吸毒者可在专业人员监督下在此注射毒品,同时也是帮助这一类人群接受治疗。但即便在开放的旧金山,这样的决定也令民众感到不安。

对此,旧金山市长法雷尔(Mark Farrell)说:“我对因此产生的疑虑和一些不支持人的风言风语表示理解,但我们绝对需要试一试。”

法雷尔要试的是什么? 根据旧金山市安全注射服务工作组公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2017年该市约有2.2万名静脉注射吸毒者,其中100多人死于吸毒过量。许多城市的静脉吸毒者在公园和公共交通车站等公共场所注射毒品,导致到处都是脏兮兮的针头。所以公共卫生官员认为,85%的静脉注射吸毒者如果能使用安全注射站,每年可能为政府节省多达350万美元的医疗费用。这些注射站预计将于7月1日开始运作,时间点接近该市新财年的开始,而最初这些设施将由私人出资,以帮助该市避免负债。

加州参议员维纳(Scott Wiener)目前仍在试图通过一项法律,以确保与安全注射站有关的业主、雇员和吸毒者不会面临逮捕,并尽快支持这些站点设施的启动。他指出让这些吸毒者在一个安全的室内空间注射,而不是在人们的家门口或者公园里,同时,如果出现吸毒过量,还能确保对吸毒者迅速采取抢救措施。小编看到这里已经不好来形容这到底建的是“合法吸毒站”呢还是“医护监督吸毒室”,旧金山将成为第一个实施这一措施的美国城市,而例如巴尔的摩,西雅图等城市也都有望未来加入进来。

巨大争议!

从加州大麻合法化到川普政府反大麻联邦法,近一年来加州关于大麻的争论一直处于风口浪尖。而我们华人普遍反对大麻合法化,但是不论是在阻止大麻店开张还是在联邦大楼示威,在阻止大麻之路上却一直不顺利,如今再次传来建立合法吸毒注射站,这让民众感到更加失望。 驻旧金山记者近日在与朋友聊天时,听到他们说起这件事,都表示很担心家中孩子在问题上的教育。

一位华裔母亲段女士表示:作为一代移民一直在家里将两种文化灌输给孩子,但是孩子却被所谓的“自由”理念绑架,孩子认为吸食海洛因只是对自身的伤害,为什么要管我们,我的生死自己的决定,国家的禁毒法律合理吗?对于孩子这种思想,段女士表示非常寒心,希望政府能够从源头上告诉青少年到底什么是对错,而不要让这样的风气影响了下一代。

小商业华裔店主表示:吸食大麻的人通常有固定的朋友圈,很多人一边喝酒一边抽大麻,久而久之,精神会变得麻木,神经系统也会发生相应的改变,比如增强抵抗反应,有人下定决心戒毒,但是政府的注射站的建立对他毫无意义。

但是支持者认为毒品的非法,造成毒品的暴利昂贵。吸毒者为了毒资会铤而走险,实施抢劫杀人等恶性犯罪。 毒贩因为是非法产品,为了更高的利润将毒品的纯度做的越来越低,参杂有害物越来越多,造成吸毒人伤害更严重。 禁毒的成本过高,越禁越兴盛,吸毒的人现在是越来越多。

在这样两种声音的对抗之下,今年7月吸毒室的开放一定也不会顺利!虽然在美国合法吸毒室刚刚起步,但是在欧洲这已经不是新鲜事,但是欧洲吸毒室后面的示威抗议却从未停止。

由于此“吸毒室”引起了附近居民较大的争议,落地开张的过程十分曲折。周围居民曾经举行示威,他们担心毒品注射站的建立会让瘾君子在附近集中,从而给当地治安带来不稳定因素。这导致“吸毒室”的选址过程曾经三度变化,法国政坛也对此展开激烈讨论。

反对该项目政客、附近居民和社会团体则认为,这是通向毒品合法化的一个危险的法律缺口。他们在国会和国务会议中制造阻力,反对这一项目生效。

巴黎十五区市政议员飞利普·古永(Philippe Goujon)气愤地表示:“这将是政府对二十多年来反对毒品工作的巨大颠覆。此前,我们已形成了相关协商政治模式,来抑制毒品泛滥的风险。而如今,我们却要将毒品一般化和合法化。国家既禁止嗑药,却又帮他人嗑药。”该议员将毒品注射室的开办视为“事实上的去刑化”和“毒品合法化的苗头”。

德博拉·巴乌利克(Déborah Pawlik)对这一法规的松绑感到担忧,他认为:这将导致“蜜罐效应”,成为毒品交易者们的利好消息。“这一吸毒室无疑会拉动毒品的需求,导致贩毒量和吸毒者的增加,扩大毒品的危害风险和增加公共开支。”

该吸毒室的开放时间同样引起了争议。目前该机构开放时间为13:30到20:30,在非开放时间,这些瘾君子们能去哪里呢?“他们不见得会根据吸毒室的开放时间调整自己的时间表吧,”德博拉·巴乌利克说,“这一举措也未能取得吸毒室周围居民的理解,同时运行费用也相当高昂,达到了每年120万欧元。”

科普大麻的种种利与弊是老生常谈,很多专家分析过了,政府这么做“将犯罪合法化,然后征税”离不开经济利益的巨大诱惑,但是却将整个社会作为一个实验品。也许成年人懂得大麻本身的危害,也思索了很多这背后的社会问题;但是对于青少年来说年轻的群体难以控制。这是一场真正的实验,政府的默许会降低整个社会对毒品的承受力。

南加大(USC)带领的一项研究,分析洛杉矶与旧金山居民的数据,发现现在20、30岁青年,鸦片类药物氾滥恶化速度比上一辈更快。恶化速度更快意旨从口服药物“进阶”到注射药物。学者分析超过700位来自洛杉矶与旧金山的瘾君子,依照出生年份分组,发现1980年代与1990年代出生的瘾君子,平均仅六年,就从首次非法使用处方药物,到第一次使用注射药物。相较之下,1970年代出生的受试者,约九年才会开始使用注射药物。加州公共卫生局数据显示,加州有超过2000例因此类药物滥用相关的死亡案例。全美的滥用比例更从1999年增加四倍。学者表示,也因为年轻世代使用注射药物的进度更快,未来可能面对更严重的C型肝炎、爱滋病、以及药物成瘾的问题。

诚然,开设合法化的吸毒室也许会解决一些社会顽疾,但是也确实带来了新问题。我们的整个社会应该起码认识到,大麻合法化并非鼓励吸大麻,而是解决问题手段中的一种。然而现在旧金山发展的事态并没有让我们看到任何善意的解决。

(责任编辑:郎织)
  • 热图推荐
  • 今日热点